您的位置:江苏在线 > 城镇 > 宿迁 > 正文

7年前无人要的“死婴” 如今被照料的很好

2013-01-15 10:39 [来源]:江苏在线

雨儿在柳庆安夫妇的悉心照料下健康成长

  冬天的农村是“冬闲”时节,没事干的农民会聚在一起打牌、唠嗑。在洋河新城洋河镇三葛居委会七组柳庆安的家,7岁的柳雨儿给几个打牌的叔叔、大爷端来了茶水,之后又和隔壁的小弟弟一起到门口踢毽子。“这孩子的命是柳庆安捡来的,如果她的亲生父母知道女儿还活着,心里会不会平静呢?”村民柳庆花告诉记者,她是柳雨儿多次起死回生的见证人之一。

  百余人看“死婴”无人敢上前

  今年62岁的柳庆安说起7年前的经历,至今还心境难平。“我是个裁缝,过去两次投资办厂都亏了老本,后来干脆还干老本行,到洋河一家服装厂当裁缝。”柳庆安清晰地记得,那是2006年10月11日,农历八月二十,他在洋河镇平安路与徐淮路交汇处不远的一家服装厂上班。大约在下午1点多钟,前来上班的一位工友问他:“柳师傅,怎么不到门口农田里看热闹?”柳庆安不知道农田里发生了什么,就走出厂门看看。此时,他发现不远处的农田里聚集准备种小麦的农民、附近工厂工人以及路人,少说也有100多人。

  在围观者的议论声中,他终于明白,这片农田里的一座坟上,有人丢下一个“死婴”,并说在几天前,这片农田的承包人就发现“死婴”被放在土坟的斜坡上。“农田承包人对我说,他家打算种小麦,看到一个小包被里裹着一个婴儿,似乎眼睛还在动,他当时判断不出是死是活,也不敢上前抱起来看看,就用草叉将捆扎好的包被往坟头上挑了挑,然后就回家了。”柳庆安回忆说,农田承包人向他证实,在承包人第3天开始种小麦的时候,看到“死婴”仍然丢在坟头,就打算用草叉将“死婴”挑进田边的渠沟里,上前一看,这个婴儿竟然眨巴眼。

  “那块农田有百余亩,大家都去种小麦,听到这个承包人喊出声来,大家都跑过来看。附近厂里的工人听说坟头上出现个‘死’小孩子,也跑去围观,当时有百余人在看,但没有一个人敢上前的。”柳庆安说。

  为救命承诺“治死不要赔偿”

  据柳庆安介绍,他当时并没有走近坟前看到“死婴”,就对本厂老板的父亲朱某说,如果孩子是活着的,他愿意抱回家抚养。就这样,朱某就将婴儿抱到柳庆安的裁剪房里。

  “我撩开包被看了看,这个女婴眼睛一眨一眨的,双眼皮,小嘴干燥发白,我就给她喂白开水,她的嘴不能张开,我只能顺着她的嘴角向下滴水。”柳庆安说,这个婴儿不能啼哭,头颅骨软软的,头发被刮掉一点,上面还贴着胶布,能看出来在被遗弃前在医院挂过水。

  “我看孩子是活的,当时就给我老伴打电话,说捡到个小女孩,我老伴随后就骑着三轮车到厂里,一看这个小孩太瘦小了,又是一副病态,当时就说很难养活。我就跟我老伴发脾气说,能不能养活是孩子的造化,我们总不能见死不救吧?”柳庆安说,他们先把小孩送到洋河某医院检查,发现小孩发高烧,他就央求医生给小孩用降温的药打针。无奈这个孩子臀部没有肉,只是一层皮,根本无法打针,他就请医生给小孩挂水。直到晚上9点,3瓶小药水才挂完,他和老伴就把孩子抱回家中。

  “这孩子当时的体重只有1300克,医生说是个早产儿。”柳庆安说,小孩抱回家后,他每天冲点奶粉撬开小嘴来喂,每天都到医院挂水。直到第13天,这孩子才能发出微弱的啼哭声。

  “在第27天的时候,这孩子突然浑身青紫,不能哭了,除了眼睛能睁开,就像死了一样,我赶紧抱她到洋河某医院抢救。医生说这孩子的命很难保住,不打算采取抢救措施,叫我转院。”柳庆安说,他担心小孩送不到市区医院就没命了,当时就着急地央求医生,无论如何也要抢救这个孩子。最后,他写下了“治死不要任何赔偿,与医院无关”的承诺书,医生这才给孩子用药。

  辛苦拉扯7年雨儿进学堂

  几天的挂水治疗,雨儿的生命保住了。随后,柳庆安抱着雨儿到市区某医院做彩超检查,医生发现雨儿的心脏有2毫米裂痕。医生说这是早产引起的,并说如果心脏裂痕在半年内不能愈合,就有可能是心脏病,那就麻烦了。

  此后的几个月内,雨儿几次出现浑身青紫甚至停止呼吸,都被及时送往医院成功救治。在抚养期间,一次雨儿突然浑身变色,把柳庆安的老伴急坏了,从那天起,老伴的耳朵就失聪了。令柳庆安夫妻俩高兴的是,在雨儿7个月到医院检查的时候,发现她的心脏裂痕已经不存在了。

  “这孩子从此之后连感冒都很少,能吃能喝,和正常孩子没什么两样。”柳庆安说,他的儿子儿媳一直在上海打工,捡到雨儿的时候,孙子已经6岁。把雨儿当成自己的女儿显然不合适,他就想把雨儿给儿子儿媳做女儿。得知此事后,远在上海的儿子儿媳欣然同意。

  “雨儿在家里由我们抚养,儿子儿媳在上海经常寄钱寄衣服来,把雨儿当成自己的孩子。”柳庆安说,孩子渐渐能走路了,他们决定让雨儿和同龄孩子一样拥有一个幸福的童年。为此,雨儿刚满4岁就被送去上幼儿园,去年秋天,雨儿开始上小学一年级。

  “这孩子不仅学习成绩好,又勤快又懂事,在学校老师夸,在家里邻居夸,她喜欢扫地、刷碗,还经常帮奶奶梳头。”让柳庆安夫妇宽慰的是,他们的付出是值得的,一次又一次从死神手里将雨儿的生命夺了回来,得到的回报就是,雨儿每天放学回来就会围在他们身边,甜甜地喊爷爷奶奶,还帮忙做家务。家里来客人了,雨儿不用叫就会搬凳子、倒茶,很懂礼貌。

  不符领养条件女孩户口难上

  不过,有件事情就像一块石头重重地压在柳庆安夫妇的心头,也刺伤了雨儿那颗幼小的心灵。“自从这孩子心脏裂痕愈合后,我们就感到这孩子是能够养活的,于是想办法给她报户口,可是连续跑了好几年,雨儿到现在还是个‘黑户’。”

  柳庆安告诉记者,雨儿没足月出生就被遗弃,丢在坟头3天大难不死,被他捡回来后经过精心喂养,终于活了下来。“因为报不上户口,当地学校的同龄孩子每学期只交70多元学费,雨儿要交600元,我已经交了200元,如果雨儿户口实在报不上,欠下的400元还得补交。”

  “多交学费还不算,学校每天给每个学生提供一顿免费午餐,也因没有户口,学校里只有她一个人中午回家吃饭。”柳庆安说,雨儿每天回家都哭,问爷爷奶奶她为什么不能和其他小朋友一样。

  “我们全村人都能证明柳雨儿是柳庆安捡来的,因为没有户口,当然就没有资格享受义务教育的优惠政策。”三葛居委会干部张正考告诉记者,为了争取给柳雨儿入户,居委会还出具了证明材料。

  那么,柳雨儿为什么迟迟报不上户口?据了解,公安机关规定收养弃婴必须持领养证方可入户口。而这份领养证,柳庆安跑了好几年都没有着落。